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   首页   >   法治   >   正文

三十七载从警情

——记册亨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政委王龙伟

发布时间: 2018-11-07   来源: 黔西南日报   我有话说(0人参与)A-A+

  “风雨中,我独自撑起母爱的雨伞,为家遮起一片阳光的天空;深夜里,我独自守望冷风残月,为你千万次祈祷平安的语言;病痛时,我独自悄悄咬牙微笑,为你远去的背影更加坚决。”警嫂王茂杏,谈及丈夫王龙伟时,感慨万千,酸甜苦辣涌上心头。

  王茂杏是册亨县实验小学的高级教师,丈夫王龙伟是册亨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、政委。

  今年59岁的王龙伟,1982年7月成为册亨县公安局冗渡区派出所民警,一干就是37年,从派出所所长、预审科科长、刑侦大队长、副局长到局党委副书记、政委,明年就要退休了。

  这一路走来,风风雨雨,他都咬紧牙关挺了过来。

  1

  年轻是资本,勤奋作导师。王龙伟入警后,细心学习怎样开展工作,如何走访群众,怎样做群众工作,如何调查取证,需注意哪些事项等,很快进入角色,工作上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,同时也得到不少侦办重特大案件的机会。

  王龙伟入警之初,遇上全国的“严打”斗争,一波接一波声势浩大的严打整治行动,打掉了一个个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团伙,破获了一大批重特大案件,一大批犯罪分子得到了严厉的惩处,社会治安乱象得到有效整治,人民群众安全感得到大幅提升。那时,为了及时消化堆积如山的案件,他被抽调到县公安局刑侦队、预审科。

  最艰辛的时候也就是最磨砺人的时候。1985年,册亨县一年就发生了15起人命案。在当时的办案条件下,办案民警免不了风餐宿露,一年下来在家的日子扳着指头都能数得过来,但王龙伟从来没有听到过有谁喊过一声累、叫过一声苦,硬撑撑的将15起人命案全部办妥。

  案子忙时,王龙伟品味熬更守夜抛妻别子的辛酸,更多体会到惩恶扬善的恩仇快意。在那段“严打”岁月里,维护着社会的公平正义。

  1985年的夏秋之际,在偏远的巧马镇伟贤村平伟组发生了一起惨案。刁大学(化名)一家老小6口在熟睡中惨死在屠刀之下。只有60多岁的奶奶带着8岁的小孙女到姑姑家作客才躲过一劫,幸免于难。

  案发地在巧马林场林区内,住着20多户搬迁户。周围是几十里的原始森林,村里不通车,不通电,没有电话。接到报案,州、县公安局的侦技人员都赶到了现场。那时候,他才24岁,是专案组里最年轻的队员,这也是他从警以来遇到的第一件大案。

  村寨里的生活条件很差,村民连煤油也用不起,照明使用的都是松材。老百姓出山一次不容易,买卖全靠人挑马驮。专案组进出也不方便,大家的吃住都统一安排在群众家里。王龙伟被安排在排查走访组,每天早出晚归走访群众,排查过往行人。村里的人平日里都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歇。案发当晚,大家跟往常一样早早睡下,一点动静也没听见。村寨里平日里就很清静,惨案发生后,每当夜幕降临家家更是关门闭户,鸡不鸣,狗不叫,只听风声飕飕的刮,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被害人一家只剩下一老一幼,社会关系排查起来异常艰难。走访周围的群众还不能耽误人家的生产,工作之余还要到林间地头,和群众一起上山砍柴,帮助群众一起收拾地里成熟的花生。案件未破之前,民警晚上还要轮流值班,防止再发生意外。

  经过艰辛的排查,犯罪嫌疑人丁某、李某夫妇浮出水面,案件最终以“情杀”告破。而且在破获这起惨案的同时又查获线索,另外破获了3年前在这深山老林里发生的一起因为猜忌引发的杀人抛尸案。

  从出警到破案,王龙伟整整在村里住了47天。案件侦查期间,专案组从领导到民警,每一个人都跟群众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并获得了群众充分的信任。令他不曾想到的是,在事隔二十年后,他带队再次来到这个村子里开展林业整治工作时,竟然还有很多群众认识他,并热情的招待他。群众对当年公安机关破获的两起人命案依旧津津乐道。

  人命关天,公安民警要冲在一线;鸡毛蒜皮,同样也少不了警察的身影。

  1986年盛夏的一个晚上。一干部接到者冲乡群众报告,说慢纳村铁厂组李某和张某两家因锁事发生争执相互打架情况危急。

  派出所接到报警时已至深夜,当晚雷鸣闪电,大雨倾盆。王龙伟和所里的两位民警冒雨踏上泥泞山路,凌晨四点钟才走到村寨里。当敲开当事人家门时,看到民警个个淋湿得象落汤鸡一样,当事人感动得流泪满面。忙把家人叫起来烧火烤衣服,烧姜汤驱寒。

  经询问得知,当事两家住在屋上坎下,李家养的鸡经常跳进张家菜园,发生口角,为此大打出手,双方只是受点皮外伤,但都咽不下这口气,就放出狠话来要置对方于死地。双方看到警察连夜冒雨赶来了解情况,都感到愧疚不已。两家当下和解表示要和睦相处。

  这样的大小事例不胜枚举。

  2

  近年来,随着王龙伟职务的升迁,在一线办案的时间比以前少了,但许多大案、要案以及“清网”追逃等重大行动,还少不了王龙伟的身影。

  “清网行动”以来,册亨县公安局党委深知,逃犯都是重罪,投案的可能性不大,每抓获一名逃犯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  时任副局长的王龙伟作为分管领导,身先士卒、靠前指挥,一批逃犯纷纷落入法网。他多次到威旁派出所与抓捕小组成员认真研究分析逃犯王某专(化名)案情,经他耐心规劝,涉嫌诈骗犯罪潜逃11年的逃犯王伯专于2011年11月1日到王龙伟办公室投案自首。

  当获得弼佑乡秧兵村四组涉嫌拐卖妇女的逃犯黄某明(化名)决不投案,能逃一天算一天的信息后,王龙伟带领民警叶方江、韦腾翔、罗忠云向深圳进发。

  初冬的深圳天气变幻莫测,早晨还是阳光明媚,晴空万里,下午则变得乌云密布,阴雨延绵,在这高楼林立、工厂密布,车流如梭、人群涌动,灯火通明、夜如白昼的大都市里,让人眼花缭乱。要想在茫茫人海中查出黄某明(化名)的落脚点和活动范围,谈何容易。对于很少出远门的册亨警察,就显得束手无策。

  王龙伟跨进深圳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大楼时,看到的和他想象中的大不相同。办公室里坐满来自全国各地申请技术支持的警察,就连走廊间也挤满了人,目的都是 “清网追逃”。大家排队等候交案。册亨的案件被分到一大队,该大队离王龙伟住地有半个小时车程,给了一个电话号码等候联系。有的已等待一个多月仍未排到,大家除了焦急更显得无奈。在这种情况下,外地警察到深圳追逃除了依靠科技手段外无从谈起,就是深圳警察也是如此。

  天无绝人之路,果然在市局和在分局的老乡,托朋友找熟人多个渠道入手,王龙伟接到深圳警方朱警官的电话,说时机成熟要立即赶到某地等候。到达指定地点时,大家迫不及待找来关系人了解情况,得知对象原叫覃某某,现已改叫黄某某,可以确定他就是要抓的人,但要确保抓捕万无一失。在油松派出所民警的配合下,王龙伟下达抓捕命令,民警快速把嫌疑人抓获。罗忠云所长突然喊到“卜正、还想逃吗?”,黄建明听到喊其别名后,双脚瘫软坐在地上。当时对民警说:“我逃亡十多年,身份变换无数,电话号码换了若干,心存侥幸,东躲西藏,逃避打击,最终还是被你们抓获。”民警从其身上收出13块钱,他说逃亡十三年,饱一餐饿一餐,到头来落得个一年只有一块钱的存款下场,后悔当初的行为给受害人造成伤害,同时也给自己家庭造成妻离子散,有家难回的恶果。

  在王龙伟的带领下,追逃民警持续转战南北,软硬兼施,当时,册亨县公安局”清网行动”逃犯到案数为32名,下网率达百分之六十八点一,取得了全州排名第二的好成绩。

  3

  王龙伟的妻子王茂杏说,1983年,王龙伟办案一走就是40多天,直到案件破获后才回家。孩子患了重病,医院下了病危,她没有办法。但为不影响丈夫破案,她悄悄地流着眼泪,没向丈夫单位领导吭过一声,而是一边上课,一边背着孩子到安龙老家民间四处求医问药,一个人硬撑着,硬是把儿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1986年,王茂杏坐月子,作为丈夫的王龙伟也没能照顾几天。但王茂杏总算也还能看见丈夫忙碌的身影,心里无比踏实。

  1991年6月,者楼河水暴涨。王龙伟到贞丰出差,丢下不满十岁的老大独自在家,临走再三叮嘱他不准下河洗澡。可由于册亨气候炎热,没想到调皮的儿子在家打开水缸的水龙头,自己爬进水缸里洗澡,水漫金山,从三楼顺楼梯流到楼脚才被邻居发现。“洗澡事件”发生后,老大又将家里所有鸡蛋和面条煮了一锅,像猪食一样几天没吃完。待王龙伟出差归来,目堵屋里的狼籍和满脸 泪痕的儿子,哭笑不得,王茂杏事后听说心里更是酸痛不已。

  三十七年无悔的选择,无怨的坚守,所有的辛酸苦辣已淡化在时间的河流里,沉淀在生命轨迹里的,是王龙伟捧回的一本本见证平安功章,那些平安功章上,都闪耀着警嫂王茂杏的滴滴汗珠。

  日月如梭,生命如歌。在三十余年的从警生涯中,有激情除恶、破案保平安的喜悦,也有愧对妻儿、欠孝父母的酸楚。回想当初,一个从贫苦农村家庭走出来的懵懂少年,吃苦耐劳、艰苦奋斗的本质让王龙伟在警营里滚打摸爬、风雨兼程,成为一名清正廉洁、刚正不阿的优秀人民警察。如今,岁月催人老,但从警激情不减,王龙伟仍坚守岗位默默付出,在聚少离多的神圣职业中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作者:记者 何胜坤

转载说明:本网所刊登的中国黔西南网及《黔西南日报》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黔西南日报社中国黔西南网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。欢迎广大网友向我们提供新闻稿件,投稿邮箱:zgqxnw@163.com

免责声明:本网站转载稿件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,联系电话:0859—3121811。

网友跟帖
昵称:匿名发表|人参与|0人跟帖
请文明发言,您还可以输入140发表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。